《逆商》

什么叫逆商呢?就是你应对逆境时候的能力。那天我在朋友圈里边发布我要讲《逆商》这本书,一大堆人留言说:樊老师这本书特别适合我。还有人说:樊老师,它特别适合此刻的我。我发现大量的人都觉得自己身处在逆境当中,我们过去经常说智商这个事,但是你会发现,一个人只有智商,不管用。

比如说有一个哈佛大学的博士很聪明,十几岁就上了大学,后来他不跟别人说话,大家都认为他是哈佛大学里的“幽灵”。因为他每天从人群里边穿过,就好像看不到其他人一样,最后当他长大了以后,做了一个炸弹,搞了一次爆炸案,炸死了很多人。

这就是一个只有智商的人,他有可能会是一个坏人,后来慢慢地有人说,那不行,得有情商。情商就是你要关注别人,你要跟别人互动,你要考虑到他人的感受、有忍受力等等。好了,一个人既有智商也有情商,看起来很不错,但是往往有智商、有情商的人会成为一个平庸的人,因为他难以忍受困难。

一个人再怎么样顺利,你在成长的道路上也一定会遇到挫折、遇到压力。没有随随便便就能够很轻松成功的人。那么在遇到逆境的时候,你是怎么看待逆境的,你是怎么样处理逆境的,你是怎么样应对逆境所带来的心理上的这种压迫感的,这个就被称作逆商。

目前看来越来越多的组织、企业都接受了逆商这个概念,开始采用逆商的培训,而且你会发现《逆商》这本书给到我们的方法,能够在很多企业里培训之后产生大幅改变。

比如说原来有一个秘书遇到任何事,她的第一反应就是:这不怪我,没人跟我说过,这事你怎么能怪我。她觉得只要不怪我就没问题,经过了这个逆商的培训以后,有一次他们培训的时候发现少了一根电源线,没法用投影仪了。这个秘书二话不说就跑出去搜索附近在哪儿能够找到这样的电源线,好困难,后来找了特别多的地儿,硬是在下午开始培训之前,把那个电源线送到了现场。

她老板都惊呆了,说这不是她的风格。因为当你发现在做一场培训之前,电源线没带,这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逆境,而当这个逆境发生的时候,我们的心里的第一反应往往是:我不要背锅。这说明你的逆商很低。

但如果你经受过了这个逆商的训练以后,你有一套完备的处理逆境的方法,你就能够找到解决它的道路。

所以逆商是什么呢?它可以是一种测量工具,可以让你知道你的逆商和其他人比起来到底怎么样;它也可以是一套哲学,是一种生活方式,就是你是怎么样看待逆境这回事的,你具不具备足够强的从逆境当中学习和振作的反脆弱的能力;它是一套改善方法,这三个层面都能够给我们带来启发。

先讲一个故事。有一个叫作贝克·威瑟斯的人去喜马拉雅山爬山。那天好多人一块儿在山上爬,开始天气都很好,结果快到山顶的时候,突然来了大风暴,那个风暴一吹过来,所有人都找地儿躲,而且有的人就地就躺下来了。

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。在上山的过程当中躺下来跟自杀差不多,所以那一次死了很多人,甚至连非常著名的、他们请来的向导都死掉了。那是很有名的登山的运动员,专门给别人做向导的人都在那场风暴当中死掉了。

这个贝克·威瑟斯就坚持往营地走,他心中知道,他的体能大概还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。如果在三四个小时时间之内,他找不到营地的话,他今天也回不去了。在那三四个小时时间里,他脑子里一直想着他的妻子和孩子,想象他们家那个温暖的画面,他说,“我不能死,我一定要回到家”。他就这样一直往营地走,后来就爬,后来他远远地看到有一个蓝色的东西,有可能是一块石头。

但是很幸运,那是一个帐篷,那里的人救了他,给他胸口捂了很多的热水袋什么的,把他救活了。这是一个奇迹,因为在那场风暴他竟然能够活下来,大家就不能够理解。作者就说,如果你处在这种状况之下,这个可能是考验逆商最强悍的状况,你跟大自然作斗争的时候,你还能不能够坚持下来。还是你会像其他人一样,干脆躺着睡一会儿吧,躺着睡一会儿就立刻过去了。

所以逆商对我们的人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,那么从登山这个例子来讲,作者把人分成了三种。有时候,我发现讲课都不需要讲特别多的道理,只需要把这三种人摆出来,大家就已经学会了。

哪三种人呢?

第一种人叫放弃者。有的人这一辈子就放弃了,就这样了,我也不想努力,我觉得我的人生也没什么太大的机会。所以放弃者的人通常的表现就是退出、逃避、变卦、放弃,你让他努力,他说,“我不需要。你跟我说那些美好的事,我也不追求,我就只需要安逸,不用为这个社会做太多的贡献,我只要舒服就好。”这是放弃者。

第二种人叫作扎营者,你看爬山的时候,扎营者到了一个地先把帐篷搞好,扎营者会给帐篷里边堆很多东西,把它弄得特别舒服,像一个临时的家一样,然后说“你们上山,我守着”,这个叫扎营者。

扎营者在这个社会上可能做过一些努力获得了一些地位。但是当他获得了地位之后,停下来了,他就不再努力了。

第三种人攀登者,攀登者的特点是,他不是为了一个头衔生活的,他不是为了得到一个社会地位而生活的。

比如说我很佩服的运动员,拳王阿里,还有足球皇帝贝肯鲍尔,或者是球王贝利这些人,你会发现他们运动员生涯到了头以后,他依然在社会上发挥着特别大的作用。

这就是说,他并没有把自己的人生定格在我是一个冠军,我是一个大满贯冠军,我就结束了,从此退出人们的视线。所以这三种人,你对照一下就有疗愈的功能。

你到底是一个放弃者,还是一个扎营者,还是一个攀登者?这里梭罗说过一句话特别有意思,就是《瓦尔登湖》的作者梭罗说:“最害怕死亡的人是那些知道自己从未真正活过的人。”但同样你看,尼采说过一句话:“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,他就可以忍受生活加诸他的一切苦难。”生活给我什么样的痛苦委屈,没关系,因为我知道我为什么而活,这就是拥有攀登者心态的时候内心的变化。

这里还有一个逆境困局,也叫作逆境悖论。什么意思呢?就是在任何一种情况之下,攀登者的数量和逆境的困难程度成反比。就是一条倒着的曲线。逆境越厉害,攀登者的人数就越少。当这个逆境没那么逆的时候,看起来是攀登者的人挺多的,但是只要再困难一点,它就越来越往下滑。

所以,接下来我们来了解怎么样才能够成为一个攀登者。

首先,逆境和什么有关?作者做了一个树的比喻。你们经常会在山里看到一棵树从石头缝里边长出来。那个石头里边哪儿来的土,这树就长出来,长得还枝繁叶茂,黄山上的迎客松都这样。所以作者拿树做比喻。什么是树叶?树叶就是你的个人表现,树叶是我们外在的个人表现。我们表现出来的是什么样的人、有没有能力、做什么事。

树枝是我们的才能和渴望,到树干的部分,是我们的智力、健康和品格,你身体不健康你确实没劲,你的精力旺盛不旺盛跟你做事是有很大关系的,还有和你的品格相关。

再往下到树根的地方,那肯定有基因的问题、有家庭的影响,还有你的信仰问题,这就是构成了我们一个人应对逆境的时候,你能不能像一棵树一样从石头缝里长出来,有不同层次的表现。

而一个人在社会上会面对至少三层逆境,这里有一个要补充的知识,就是高科技所带来的负担。比如说洗衣机,你们都觉得洗衣机很好,让你们减少了很多洗衣服的利器。原来都是要洗衣服,但是有了洗衣机以后,洗衣服的频率大幅上升。我妈过去都是攒着一个礼拜洗一次,因为没有洗衣机,连水龙头都没有。所以你必须等到周日的早上,这个院里人排队洗衣服,一个礼拜忙活这一次就行了。大家穿衣服的时候省着点就完了,忍着点,稍微脏一点再穿两天,但是现在有了洗衣机以后,早上洗一次、晚上洗一次,你变得更忙了。

有了飞机、火车,方便了,出差变得更多了。有了电话,我不用见面谈了,电话变多了,聊天变多了。

反过来逆境的状况一直存在。三层逆境,第一层逆境来自社会。比如说社会的文化。如果社会上,大家都给你很大的压力,说钱很重要、开什么车很重要、住什么房子很重要。每次回到家乡就问买房了吗?多大?几环?都这样,压力好大。

社会治安问题、经济问题、医疗问题,整个社会所带来的不完备的这种感觉会给你造成很大的压力,这是第一层基本的压力。

第二层叫作职场的压力。比如说失业、技能的变化、人工智能的入侵、收入下降。我们在职业当中会获得来自四面八方的客户的投诉,领导不满意,小人之间的争斗等等,都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压力,这是职场压力。

最核心、最隐隐约约长期影响你的是个人的逆境,就是你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,这是必然的。因为像到了我这个年纪,过了40岁以后,你发现你的身体开始走下坡路了,因为你不再像小伙子那时候怎么都不怕,熬夜都不要紧。

你的身体开始不行了,家庭的压力负担变重,到处都是要钱的人,你的能力跟不上,你的心态也开始变得脆弱,开始变得敏感等等。

西方人把它分成三层:社会的逆境、职场的逆境和个人的逆境。所以当我说要讲《逆商》这本书的时候,我们就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说“跟我有关,跟我有关”。因为大家都能够感受到自己身处在逆境当中,那么在面临逆境的时候,我们通常要小心的是四条岔道。

哪四条岔道呢?还是以登山为比喻。

第一个岔道就是攀登者变成扎营者,这个我们一定要不断地提醒自己,我们不要从一个攀登者变成一个扎营者,这是第一个。

第二个叫科技万能。科技万能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岔道呢?很多人在遇到逆境的时候,他首先想的不是解决这个问题,而是说:等着,总有一天会解决,说不定过两天来一个新招就解决了。这时候你会发现,你的心态变得非常颓废,你不愿意说新招没出现的时候,你能做点什么,而是说等着总有高科技,把一切东西推到科技的身上。

第三个岔道我觉得最有意思,叫作打鸡血。我开始看这本书的名字的时候,我特别怕它是一本打鸡血的书,告诉你说挺住、坚持、熬过去就是胜利,这最没用。但是你要知道最好笑的是什么呢?这个社会上,励志行业就是给人打气的,给人喊口号的,跟人说“要成功先发疯”那种人,这个行业有240亿美元的市值。

有那么多的人狂热地从事这样喊口号的这种教育方法,因为它能够赚到很多的钱,它有240亿美元的市场。作者讲,那几乎无效。你去看所有那些励志演讲或者是那些很疯狂的地方——我教大家怎么分辨这件事。你看他现场有没有狂暴的音乐,一进那个现场就咚咚咚咚,然后你的心、脑子就乱了。

为什么呢?这是典型的“洗脑术”。他的办法就是用周围的噪音给你制造一道感官隔离,这是非常专业的术语。审讯犯人都经常用这招,就是感官隔离,让你的大脑完全封闭住,你跟别人没法交流。

你想跟身边的人说话,说:“靠谱吗这个?”那边说,“啥?听不见。”你跟旁边都没法说话,你唯一能够听到的声音是台上那个人的声音,台上那个人只要一说话,全场安静,然后你觉得好美好,这人的声音好美好。这人说得再难听,你都会觉得好美好,因为它比刚才那个噪音好多了,所以他说什么你都信,这是洗脑的方法。

所以,如果你看到一个地方,让你进去不断地喊“是的,是的”,同意请说“是”。不断地喊“是”。完了,这种就是典型的打鸡血的方式。

这种方式有一个心理学名词叫作群体兴奋,就是你经过了这种打鸡血的训练以后,你一定会觉得很兴奋,你觉得人生充满了斗志,一定要好好干。为什么呢?后群体兴奋,你跟一群人在一块儿狂欢了一次,你回归了原始社会,所以你会觉得我的问题全解决了。等你真的回到生活当中去,被挫折再来上两次,又完了,又得准备攒钱上下一次的课。

就是不停地攒钱上课,为了弥补自己内心的这种空虚,非常可怕。我见过很多企业家就上这种励志的课,这种心灵催眠,大声喊这种课程,一年花几百万,最后搞到公司倒闭。因为它不解决问题,它没有方法、没有工具,就是让你群体兴奋,坚持一两周的时间而已。

第四个岔道,叫作走上无助和无望的循环。你觉得一个事无助,解决不了,所以无望。因为无望,所以无助,变成一个死循环。这个东西是“心灵的癌症”。当你进入到无助加无望那种“心灵的癌症”的时候,你没有任何改变的动力。

四条岔道一定要小心。那么,逆商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呢?逆商的这个原理建立在三大理论支柱之上。

第一个理论支柱叫认知心理学。这个我们提过很多,我们讲压力管理、讲丹尼尔·卡尼曼的《思考,快与慢》,我们全都讲过这个认知心理学。认知心理学就是说你得首先改变你的认知,你要想改变你的心理状况,不是要改变外在的事物,而是要改变你对这个事的看法,只有改变了认知才能够改变你的压力状况。

所以在这里,作者提到的最重要的一个认知心理学的原理,就是习得性无助。大家熟悉我们讲过的书,有一本叫作《幸福的方法》。那里边着重地讲到了习得性无助。

简单地概括一下,什么叫习得性无助?就是生活不断地打击你,导致你认为这事你完全没有办法,并不是真的没有办法,而是生活持续的打击使得你觉得这个事没有办法。

他用了那个实验,就是把一只狗放在那儿,不断地电它,不断地电它。另外一只狗,电它,但它有个开关,有开关那个狗,一按开关,电就没了。没开关那个狗一电就半个小时,每天电半个小时,就哭,之后把它们俩放在一个开放区域电它们。那个有开关的狗,一电就跑了,因为它知道这个电是可以避免的,它看到周围有空跳过去就没事了,而那个长期被电——每天电半个小时的狗只能蹲在那儿哭,看到周围有空,它也不跑。为什么?它觉得每天被电半个小时是常规功课,这是必须的。

你到泰国见那大象,大象这么长一个棍就把大象控制了,拿一个小棍往地上一插,大象就老老实实蹲那儿。那能控制得了吗,大象一甩就走了,但是没办法,从刚生下来就拿那个棍控制它。所以,当那个小象挣扎了好多次挣扎不掉的时候,这辈子都不再挣扎了,这个叫作习得性无助。

所以,如果我们在生活当中产生了习得性无助,你会极其地缺乏掌控感,缺乏掌控感你才会发飙,你知道吗?就是你歇斯底里、你哭泣、你大声喊叫,因为你觉得,没办法,只能这样。因为你毫无掌控感,觉得特别被动。

第二个认知心理学非常重要的理论就是归因理论,就是我们怎么确立我们的归因风格。我们到底是乐观还是悲观?什么叫归因呢?这事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。

这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研究,他们经过大量的观察,去看老师和男孩、和女孩说话的态度,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。

当一个女孩数学不好的时候,很多老师跟这个女孩的家长谈,说你女儿的数学不好。或者跟这个女儿谈,说你的数学不好,你可能数学没有天分,女孩一般都这样,数学学不好很正常。但是跟一个男孩谈的时候,说你儿子不用心,你儿子不集中注意力,你儿子怎么怎么样。

你会发现,当我们跟一个女孩谈她的学习成绩的时候,很多老师不自觉地采用了永久的、普遍的、个人的归因方法。当你给自己的归因是永久的、普遍的、个人的归因方法的时候,你这个人就很容易变得悲观。而当我们给一个男孩归因的时候,常常用的都是暂时性的、有限性的、外在的归因方法。

你们有没有人带着儿子去学校,老师会说你儿子很聪明,就是不用心,你儿子就是不集中注意力,你儿子就是慌。我从小就是这样,他认为你不可能笨,因为你看起来那么机灵。这种归因方式会带来乐观的结果,就是它是暂时的、有限的、外在的原因。但是大量的孩子被我们用内在的、永久的、普遍的原因归因,这是归因理论。

所以归因理论和习得性无助是构成逆商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理论支柱,这个支柱叫作认知心理学。

第二个叫作健康新论,就是身心关系。这件事从笛卡尔就开始研究了,就是我们的心理对我们身体的影响,在笛卡尔之前,很多人认为肉体和大脑的关系是什么你知道吗?说整个肉体就是扛着大脑走的一个奴隶,我们的四肢、我们的身体就是为了大脑服务的,扛着大脑到处走,没啥关系。

但是笛卡尔他们就开始思考,觉得思维跟身体之间有着很大的关系,所以身心关系成为了一个研究的方向,就是健康的新论。

在这里有一个实验,他们给好多老鼠身上放了癌细胞。给它们注射癌细胞以后,给这两组老鼠分别进行训练。有一组老鼠有掌控感,就是说它只要摁一个东西,就会出吃的,有一组老鼠没有掌控感,就周围的东西发生都跟它没有任何关系。之后观察这两组老鼠的命运,发现没有掌控感的老鼠死得很快,就是癌症很快就发作,而那些有掌控感的老鼠,虽然身上有着癌细胞,大量的没有得癌症。

最后,他们得出一个结论,就是当你用软弱来应对逆境的时候会导致抑郁,甚至会导致身体的变化,可能会产生癌症。就是我们隐忍,觉得没办法、很生气、很愤怒,但是只能这样,用这种方式来应对逆境的时候,你的身体都会变坏,这是第二个支柱,就是健康的问题。

第三个就是脑科学。脑科学里,这是对我启发特别大的一个概念。作者说,他原来看书,书上都写养成一个习惯需要21天。你们同意吗?好多人看书需要21天,后来这个作者就较真,就给每一个写这个书的人打电话,说你那个21天那事是哪儿学来的。没人回应,没有人告诉他,养成一个习惯需要21天这事是哪儿学来的。他就觉得很奇怪。

后来,有一次他遇到一个心理学家,他就问他,真有这回事吗?养成一个习惯需要21天。那个心理学家就笑了,说你用了多长时间养成了不摸火炉子的习惯。就是火炉子,你不摸它,用了多长时间养成的习惯?他说,大概1秒钟吧。那个心理学家说:“不对,不是1秒,是100毫秒。”

100毫秒的时间,腾一下,再也不摸了,这个习惯就养成了。所以根本不需要21天,你才能够养成一个所谓的习惯,有时候顿悟就这样来的,100毫秒搞定。

所以这什么意思呢?你要知道,我们的大脑里在学习一个新东西的时候,运作的地方叫大脑皮层,大脑皮层会发亮,就是那个地方会发亮。因为那个地方在不断地运作,你去观察一个小孩子,他在系鞋带的时候,大脑皮层都发亮了,因为他在学系鞋带这件事。

等他把系鞋带这个事学得特别熟练,已经不用动脑子了,不用看,手一动就绑起来的时候,大脑皮层不亮了。大脑皮层不亮了以后,哪儿亮呢?到了基底神经节,就大脑皮层下边覆盖那个基底神经节这个地方亮。这个地方是哪儿呢?潜意识,就是你根本不需要调动你大脑皮层的意识,你就能够做这件事的时候,这个习惯就养成了。

所以我们要想改变一个习惯,或者重新塑造一个习惯,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你能够把基底神经节里的那些习惯性动作穿透,让大脑皮层意识到就这么简单。所以如果我们能够开辟出新的神经通路,新的习惯就养成了,并不是真的需要21天,吭哧吭哧地一直重复做。

你只要能够提醒自己,要改变就能改变。这就是你一下子击穿了基底神经节,把过去的那个潜意识当中的习惯、惯性暴露出来,让你的大脑皮层意识到它,建立新的。这时候,在基底神经节里建立一个新的习惯,就立刻变得不一样了。

你之前不改变是因为之前没意识,是因为之前大脑皮层根本不动,全都是基底神经节在做事,就是你欺负人、骂小孩、跟老公吵架、在单位里边跟人争年终奖,习惯使然。虽然你事后评价,觉得我那样做好像也不对,但是当时发生的时候,大脑皮层没动作,就是基底神经节的反应要保护自己,所以觉醒这件事特别重要。

什么叫觉醒?觉醒就是把基底神经节里发生的东西重新调回到大脑皮层里,再思考一下,你就能够建立一个新的方法。

好了,原理部分讲完了。接下来,我们看怎么测量逆商?衡量你是不是具备逆商,有四个维度。

第一个维度 control,就是掌控感。你是不是觉得这件事你能掌控,你是不是这件事,你觉得你还能做些什么。当你有掌控感的时候,你的逆商就高;当你总觉得这事我很被动、我没办法、气死我了,你的逆商度就低。我在这儿没打算给大家把这个量表全都念一遍,因为我觉得不重要,特别喜欢测一个数字的,说我逆商排第几,没必要。你需要知道的是方向,就你需要知道说,这四个方向很重要。所以,我要争取在这四个方向上做得更好,因为它并没有一套科学的数字说,测出来就是这个样,因为你的逆商分分钟都会变,就很有可能你听完这本书,你的逆商变了,变得很厉害,这个跟智商是不一样的。

所以我不倡导大家,真的去认真地做那个逆商的测试,当然你想测很容易,书里边有很多这样的量表,在网上还有很多的资源,你就去测就好了,你像个小孩子一样满足一下自己也可以。

所以你要知道方向,第一个方向是掌控感,你是不是觉得周围的事你可以掌控。

第二个事是担当力,ownership,就是这个事我能做些什么,好多人在公司整天抱怨,那个部门不行、那些人不配合。那你能做些什么呢?你在这里扮演什么角色?所以第二个就是当你遇到逆境的时候,你有没有想到你的担当。

第三个方向叫影响度。影响度就是这个逆境到底有多严重?这个逆境会让我完蛋吗?我们会把影响度放大,会觉得这个逆境不得了,所以你怎么看待这个逆境的影响度,这是一个指标。

第四个叫持续性。这个逆境能够持续多长时间?比如说,你干了一个特别丢脸的事,你觉得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。你看好多人就是觉得,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,会天天被别人戳脊梁骨。为什么?你的逆商差,你的自我的掌控力差,所以你会觉得这件事能够持续我一生,甚至你的心理会崩溃。我们看过很多电影,就是讲一件小事让一个人一辈子的心理崩溃,就是因为他觉得这事会持续一辈子。

所以这四个指标,掌控感、担当力、影响度和持续性合起来,把每一个单词的第一个字合起来,叫作CORE,C-O-R-E,就当你用这四个角度来思考自己面对逆商时候的,你就从基底神经节上升到了大脑皮层,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它最重要的意义。

要知道测量逆商的四个维度,那么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工具。我们怎么提高自己的逆商?凭什么作者去给企业培训了以后,那个企业的人的逆商就会发生改变,他最核心的工具很简单,叫作LEAD工具,L-E-A-D。

每一个字母代表着一个动作,L叫作倾听逆境反应,这个特有意思,就是倾听逆境反应。他首先告诉你说,假设有一个疯子,你在精神病院里正走着,迎面冲过来一个疯子跟你喊,你是个废物,你完蛋啦,这个社会是疯狂的。这样冲你喊,你会信这个疯子说的话吗?你肯定不会,对吧,你会觉得,他有病,是疯子。

但是你要知道,你每天在脑海里跟自己喊的就是这些话,但是你相信。你相信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是你自己喊的,你自己在脑海里跟自己喊说“我是个废物,我没办法,我掌控不了,这个社会太疯狂了,这些人都是坏人”。

你看,我们自己催眠自己的时候,我们会认为这一切是真的,所以Listen(倾听逆境反应)就是你要开始发现你处在逆境当中。这件事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事,提醒自己,是不是那个疯子又出来喊你了。

这里用的办法特别搞笑,他说你要学会在生活中发现逆境,并且把它大声地喊出来,要用一个词——比如说像唐老鸭那样的声音说,“哇哦”,或者更奇怪的词。奇怪到什么程度呢?奇怪到你听到这个词你都会笑:“Bingo(瞧),逆境。”

比如说今天出门,出门发现讲稿没带,讲稿没带就很慌,如果你不把它提升到大脑皮层的领域,你会说失败,废物,又忘了怎么办,生气。但是如果你脑子里边,突然用那个很夸张的声音喊一声:“Bingo,逆境。”就是你要经常地用这种搞笑的方式提醒自己,逆境又来了,你看我们换一种方式看待逆境,就是我终于又有一个可以练跨越逆境的机会了。

第一步倾听逆境反应。你首先要对逆境有觉知,说实话我挺佩服他的,这个很重要。所有心理学的改变都不是来自于自责,我们在生活中改变不了,抽烟改变不了,拖延症改变不了或者家庭暴力改变不了,但你发现他们的统一特点就是自责、自责、自责。我再也不赌博了,我剁个手吧,剁完了接着去赌,成为独臂赌侠。所以你不断地自责、不断地自我惩罚,根本不会给你带来改变。

所有的改变的第一步都是觉知,所以当你能够喊出“bingo”这么一声的时候,觉知了。你知道逆境又来了,我学那些东西用得上了,所以第一步叫倾听逆境反应。倾听什么呢?用CORE里的问题来问自己,就是我们刚刚讲的掌控感、担当力、影响度、持续性来问自己:我还有没有掌控?我能做些什么?我做一个有担当的人?我能做些什么?这个事影响有那么大吗?会影响多长时间呢?你看很快就过一遍,发现其实也就那么回事。

你会发现,其实这个逆境给你造成的影响没有那么大,这个世界上离了谁都照样运转,并不是一个事必须按照你想的方向去做,才能够是适合合理的。所以第一步,觉知,listen就是倾听逆境的反应。

第二步E,就是Explore,这是探究自己对结果的担当,就是在E这一步的时候,你要去发挥你的创意去思考,谁能对这件事负责。当你去问谁能对这件事负责的时候,你问一圈,你会发现只有你自己能负责。

当你身边出现了逆境,当别人不配合你,当别人怎么怎么样,你试图通过骂他,推卸责任,告他, 改变他来改变这个逆境,只会把你在这个逆境里边越陷越深。而真正能够对这件事发生改变的就是你自己,然后同时提醒自己不要灾难化。我们待会儿来讲怎么样停止灾难化。灾难化就是狂暴了,我不行了,我失控了,我已经要炸了那种感觉。你根本没有在专注担当这件事上,你根本没有想过自己能做些什么,而是只想着赶紧推卸责任,反正已经完蛋,这叫作灾难化。待会儿我们专门讲,怎么减少灾难化的现象。

第三步,Analysis(分析),就是分析证据。分析什么证据?三个问题,第一个问题,这个局面是不是已经无法掌控?第二个问题,这个事会影响到其他哪些方面?第三个问题,这个困难会持续很久吗?

当你把这三个问题问完以后,你会发现,所有三个问题的答案都是不。你如果不觉得是不,那只是证明,只是因为你看到的案例真的不够多。你看看尼克·胡哲,你会发现你面临的逆境算什么?没手没脚的那么一个人,能够那么开心地成为全世界最有名的演讲家,我还跟他吃过一次饭,我觉得真的特别受到正能量的鼓励。

还有一个人,我给你讲一个故事,是吉姆·阿博特。这个人很有名,他就一只手,这个小孩生下来就一只手。但你猜他的理想是什么?他想打棒球,一只手的人怎么打棒球,他就每天自己狂练,一只手戴手套、摘手套。因为打棒球的那个投手,他需要经常换手套,所以他就快速练这个。在之前他先去练跨栏,跑步得了奥运会冠军,就是单手跑跨栏得了奥运会冠军。

然后,他又去打棒球,真的是一只手投球,成为了场上最具价值的投手,单手可以做得到。所以当你知道很多人其实是能够创造这样的奇迹的,人们能够克服逆境去做的,你就知道那些问题的答案都是不。

它不可能永远没有掌控、不可能持续一辈子、不可能在所有的方面都产生负面的结果,所以在Analysis这一步分析一下,知道其实没有那么糟糕。

第四步Do,就是做点事。遇到了逆境,我做点事。做点什么事呢?什么时候可以做?这个叫作漏斗法,你把所有你能做的事列举出来,列举出来以后一步一步地漏到最后。连时间、地点、怎么做都写出来,这时候你的行动就出来了。一个人最能够体现力量的时候,就是当你找到了工具的时候。你找到了相应的工具,你知道下一步要做些什么事的时候就变得不同。

有一个妈妈,她的女儿在放学的路上被一个醉驾的人开车撞去世了。去世了以后,你想,这是非常大的逆境,她的治愈方法是什么呢?她就给自己规定,我要做些什么,她把自己能做的事整个列举出来。她发现,去告对方、也开车去撞他或者天天哭、天天申诉都无法疗愈她,她内心当中都会觉得那个伤会变得越来越重。她在所有做什么当中,最后找到的是,来做宣传,让更多的人不要喝酒开车。这件事对她来讲很有意义,于是她开始跟那个司机和解,去跟他表达了原谅。然后她开始在社会上传递这样的信息,开始帮助更多的人意识到酒后驾驶的危险性,逐渐地走出来,这就是克服逆境的方法。

你最后一定要做事,一定要做一些对这个社会有帮助的事情,才能够真的从逆境当中克服出来。

LEAD这四步,我相信一定会帮到大家。如果你遇到逆境的时候,你能够bingo一下,你能够思考,能够去制定行动方案,一定会帮到你。

难度在哪儿呢?难度就在于如果你失控的话,你就会进入受害者心态。受害者心态就是:凭什么是我?为什么我这么倒霉?为什么都让我做好人?这时候你会特别抓狂。

你们如果看一个韩国的电影叫《密阳》,你就会了解这个过程。《密阳》是韩国一个非常有名的片子,获得了国际大奖。那个妈妈的孩子被人伤害了,伤害了以后,她这一辈子尝试着去原谅,后来又做不到,不断地回归到受害者心态当中去。所以怎么才能够停止受害者心态,才能够停止灾难化?这个书里给出了两个方法。

第一个方法叫分心法。什么叫分心法呢?你此刻想到了特别多很糟糕的场景,如果这样下去的话,他们都欺负我,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完蛋了,我会是一个失败者。怎么办?好,拍桌子,你能够立刻地拍一下桌子阻断这一切。

有一次,他正在开车的时候遇到堵车,要参加一个会议,结果那会议马上就要迟到了,跟他一起的人也很焦虑,两个人的焦虑情绪不断传递。怎么办?他在那一刻突然“啪”地拍了一下方向盘,两个人都笑了,两个人知道开始阻断了。这是用拍桌子方法。

所以当你能够用拍桌子喊停,这一下是我们阻断受害者心态和灾难化的一个有效的方式。

还有转移注意力,这是分心法当中的办法。当你出现这种状况的时候,你去看看电影,你去想办法玩一个激烈的游戏,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个很难的一件事上。

还有一个橡胶手环——这里提到两个人都是我很喜欢的运动员,一个叫狼王加内特,听说过吗?明尼苏达森林狼队的狼王,加内特,还有一个是老运动员叫巴克利。这两个人手上都带着一个手环,后来那个记者就问他们:你们带着手环干吗?

他说为了防止坏事发生,因为这些运动员在场上的时候,经常容易跟人打架,冲动,生气。巴克利脾气很坏,他说“一旦我冲动、生气,我就拉起这个手环,啪地弹一下自己”。只要你把这个手环拉起来,弹一下自己,停了。跟那个拍桌子的效果是一样的,阻断你的那个惯性的思维,带一个橡胶手环弹自己。

如果你出现了这个症状,又开始受害者心态了、又胡思乱想了、又想得太远了,脑子里就看到了特别多糟糕的状况,弹一下。

还有就是运动。运动的时候能够转换你的思维。这四个,拍桌子、转移注意力、橡胶手环和运动都是分心法的方法。

另外一条叫重塑法。重塑法就是你重新回归到关注目标上。你想想看,这事我的初心是什么?为什么咱们现在经常讲不忘初心,你知道吗?如果你忘记了初心,你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去努力,你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受这么多的苦。但如果你回归到初心上,你发现你的力量又重新回来了。

还有一招特别管用,我分享在我的朋友圈里了,叫渺小化。

渺小化的治疗方式能够很有效地帮助你的内心恢复平静。什么叫渺小化?去到一个能够令你感到自己很渺小的地方感受一下。比如说我刚到北京的时候很渺小,在中央电视台工作,压力很大,没有出头之日,一个月才挣一千块钱。

那时候我最有疗愈的方式是一个人走在天桥上,趴在那儿看底下的车流,车来车往,哗哗哗。那么多的车在那儿走来走去,我就会觉得这个城市好大、好多人,我只是这么多人当中的一个。你的烦恼被分担了,你就没有那么多的苦恼了。

还有一个最有效的地儿,早上八点钟左右的(北京)西直门地铁站。八点钟你站在西直门地铁站,你就看那些人潮在那儿走来走去,你摆出神奇女侠的动作站那儿看,你会觉得特别疗愈。真的是芸芸众生,那么多的人在那儿走,乌央乌央的人,你发现你的烦恼相信他们都有,这是一样的,渺小化。

还有看星空,在飞机上看底下的车和人,你会觉得这就是生活。后来我发了那个朋友圈以后,好多人底下留言说:怪不得,我每次一看到大海,烦恼就没有。一看到大海,面前的大海,烦恼就没有。还有人说,我一想到宇宙我的烦恼就没有了。为什么呢?渺小化,不要把自己的困难放大,不要让你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人,不要让你觉得你是全世界最无辜、最可怜的那个人。

你的受害者心态和灾难化就会减少。因为宇宙的长河——人为什么要读一些历史?你这点事算什么,把你放在整个宏大的历史当中,这就是变化。

所以重塑法当中有三个方法,第一个是重新关注目标,回到初心。第二个是渺小化。

第三个是帮助他人。你出手帮助别人的时候,也会重塑你的这种感觉,也会让你带回到你最早做这件事的动机上,而不是天天关注着我的损害。这是我们说LEAD工具,我希望大家可以回去试一下。

遇到逆境的时候首先提醒自己有逆境,去思考这个问题,想想要做什么,其实就这么简单。但是这个简单的东西的核心原理是在于你要知道,大脑皮层和基底神经节之间的关系,把这事搞明白了,重塑自己的行为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
最后一个小小的版块,我们讲讲看怎么提高他人和团队的逆商?你身边有人逆商很差,一遇到困难就爆炸,一遇到困难就生气,这个时候你要用到的是问的方法,而不是告知的方法。比如说,跟他说去读《逆商》这本书。不要这样,这样做会让他更加排斥,他会觉得好烦。

这时候你要做的事是问他。问什么呢?你要按照CORE的过程来问他,C-O-R-E的那个过程来问他:这件事没有掌控力了是吗?这件事谁能为他负责呢?谁做能够改变这一切?这时候你会发现他慢慢地冷静下来——那只有我,只有我做这事可以解决这个问题,别人可能都不行。那这件事的影响度有多大呢?会影响多长时间呢?我们的人生要不要继续呢?

那天我采访李中莹先生,这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心理学家。我就说有很多人整天生活在过去当中,走不出来。过去受了一个很严重的伤,感情挫折或者离婚等这种事出不来怎么办?老先生就说了一句话,他说:“你就问他,还打算活多少年?”

“30年。”

“好。你打算背着个包袱走30年吗?还是你想放下包袱轻松走30年?”

“那我当然想放下包袱。”

“谁能帮你放下包袱?”

“我自己。”

行了,回去做吧,觉知。当你能够通过有效的问题来帮助对方产生这种觉知,让他意识到CORE这件事的重要性。然后带着他用提问的方法,让他获得觉知,找到目标,找到自己的责任感,接着一步一步地用LEAD的方法改变它。这就是帮助他人来获取逆商的方法,而不是强迫别人改变、不是告知,不是不断地唠叨。

怎么帮团队打造这个呢?首先你要了解团队组织的CORE信息。你要去测评你们整个组织在面对逆境的时候,普遍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。书里提供的都是几十个工具,我觉得几十个工具太夸张了,几十个工具等于没有工具。我认为最核心的:目标、文化、沟通和教练的方法。

这个组织的逆商有多重要,这里有个案例我觉得很震撼。90年代的时候曾经有一次,美国有一个信用社正在开会。正在开会的时候,CEO(首席执行官)正在给大家讲话,突然之间大爆炸发生了。嗵,一个大爆炸过来,这个CEO直接被撞到墙上了,与会的8个人全部都炸死了。

这是美国历史上非常严重的一次,叫俄克拉荷马市的大爆炸案。当时他们信用社32个人,死了18个人,这是非常严重的事件。但是你知道如果不做处理的话,第二天银行一定会发生挤兑,银行就会倒闭,所以这个CEO自己被炸得撞到了墙上,只过了7个小时就回来开会,带着大家讨论如何应对这个问题。

然后开始向外边公布消息,我们有钱怎么怎么样,防止了挤兑的风潮。多可怕,就是刚刚死里逃生,刚刚发生过爆炸这样的事,这就是一个团队的逆商的一种表现。所以,如果你认为逆商很重要,我们就应该把它用在自己、他人和团队的身上。

有两个要提醒大家的事。第一个事就是每一个攀登者的心里都住着一个扎营者,就是就算你特别想前进,但你总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说,休息吧,停了吧,差不多就行了。

第二个就是你要相信,每个人生来就有攀登的驱动力。不是只有你有,别人也有。所以做企业、带团队非常核心的一件事就是你要相信人性。你要相信你周围的人内心当中是有成为攀登者的驱动力的。你傻傻地相信这件事,然后努力地去调动他们内心的攀登者。当他们都成为攀登者的时候,你的公司才能够做得越来越好,这是管理的核心。

这就是德鲁克说的,“管理就是激发他人内心的善意”。他人内心的善意,就是让他成为一个攀登者,让他看到更远的高峰。

所以这两条是辩证的,一个是攀登者心中也可能会扎营,一个是看起来是个扎营者,他内心也有攀登者的欲望。

最后结尾,我们问大家一个问题,你们觉不觉得开车这件事其实挺难的?你现在回忆一下开车这件事,尤其是手动档开车,太复杂了。但是为什么大部分人都会呢?没有哪个年轻人说,因为开车太难了所以我不学了。大部分的人都会开车,这件事比你日常干的那些工作要复杂得多。

在过去,这就是一份工作,你能开车,你就是司机,就能养活自己一辈子了。但是现在它竟然变成了一个人人都会的技能。为什么?你会不会一个东西,并不取决于这个东西难不难,而取决于这个东西对你有多重要。因为开车对你很重要,所以你再难,你也要学会开车。驾校再远,那个驾校教练的脸再臭,你都要学会开车这件事,因为它很重要。

所以逆商这件事,LEAD工具这件事,能不能够学得会不取决于它难不难、能不能做到,而取决于克服逆境对你来讲到底有多重要。如果你觉得它很重要,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学得会。

本文版权归Chaoqiang's Blog站点所有,发布者:chaoqiang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hengchaoqiang.com/2387.html

(0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
上一篇 2022-12-27 18:51
下一篇 2022-12-27 18:58

相关推荐

  • 《干法》

    为什么希望大家读读这本书呢?就是在春节返工的时候,你会发现很多人很沮丧说又要去工作了,春节假期过得好快,就是人们对于工作的排斥心态是溢于言表的,在每个人的微信圈里边,就不断地去发布…

    2022-12-27
    048
  • 《用事实说话》

    这本书最先吸引我的地方是,它是《焦点访谈》的口号,结果翻开,发现它不是《焦点访谈》出的书,它是透明化沟通的八项原则。 什么叫透明化沟通?大家有没有发现,我们在生活中总有一些人不愿意…

    2022-12-27
    038
  • 《欲望的博弈》

    各位好,我们今天讲的这本书看起来很薄,但是读起来很累,叫作《欲望的博弈》。它跟博弈论没有关系,它解决的是成瘾性的问题。 最先吸引我的是卡巴金对这本书所做的序。大家都知道,卡巴金是正…

    2022-12-27
    062
  • 《应对焦虑》

    很多人喜欢把知识付费和应对焦虑联系在一起,似乎人们是为了解决焦虑的问题才去学习的。其实我个人不这么认为,我觉得学习是每一个人的权利,而不是义务。你不愿意学习,你希望过一个非常简单的…

    2022-12-27
    029
  • 《可复制的领导力》

    因为,孔夫子一直讲“述而不作”,这个全世界有那么多前辈,那么多好的知识,转述的工作还没有做完,竟然自己又添加了一些学术上的负担。但是,这本书我又觉得有点价值。因为,我平常讲这个课要…

    2022-12-26
    048
  • 《悉达多》

    今天,我们来讲《悉达多》。当年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,有一位老师告诉我:“这是一本应该沐浴焚香后再读的书。”这本书是在1922年的时候出版的,副标题叫作“一首印度的诗”。所以你算一下,…

    2022-12-27
    073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近期个人博客正在迁移中,原博客请移步此处,抱歉!